RSS feed [root] /christian




login:

password:

title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christian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second
download zip of files only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Saved once or forever


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回應篇)

24-Mar-01
上次保羅團與但以理團合團探討這個問題時提出十個童女的比喻是否代表不是永遠得救(太25:1-10)﹖
 

比喻解釋的方法

1.  我們需要留意運用比喻表達時﹐講者通常只著重要表達的中心思想﹔而所列舉的其他事物很多時只是旁枝﹐不必為這些旁枝的解釋絞盡腦汁
2.  耶穌引用比喻時﹐往往在述說整個比喻後總結其重點﹐這是我們必須注意的

這比喻的背景

一世紀巴勒斯坦地的婚禮習俗是如何﹖至今仍未有完全清晰的描述﹐但卻有一些零碎的資料﹕
1.  婚禮中有兩個群體﹕一是新郎及其朋友?賓客﹔另外是新娘及其朋友?賓客
2.  新郎及其朋友?賓客會往新娘家中﹔或相約到某一處地方﹐然後在那裡舉行婚筳
3.  女方的朋友或使女會拿著燈跑到屋外(甚至城外)﹐等候迎接新郎並引路
4.  黑暗中有人聲叫喊說新郎來了﹐愚拙的童女發覺燈快要熄滅﹔聰明的童女因知道尚有一段路要走﹐所以不能借油給另外的童女
5.  我們不知道愚拙的童女在夜半能否買到油﹐但當她們趕到時﹐門已經關上

比喻中的問題

比喻中只須留意其中心思想﹐若不然便會產生很多問題﹐例如﹕
1.  為何是五個聰明﹐五個愚拙﹖
2.  新郎到來前她們都打肫?睡著了﹐但卻沒有被責備﹖
3.  油是代表什麼﹖
4.  既然是朋友?被邀的賓客﹐新郎怎麼會對她們說不認識她們﹖
若要繼續問﹐將會有更多的問題﹐但這比喻的重點是什麼﹖

這比喻的重點

「所以﹐你們要警醒……」便是這比喻的重點﹐它提醒信徒在日常生活中要警醒﹐而這比喻卻不涉及得救的問題
 
 

此外﹐由於以前曾提及「永遠相信﹐永遠得救」這概念﹐可能令一些肢體混亂。這概念有些人認為合理﹐但「不相信」是否等於「不得救」﹖在信徒來說﹐如何才是不相信﹖之後如何能再相信﹐靠什麼﹖在那一刻我們才能肯定自己是神的兒女﹖……

  1. 其實神永遠的救恩早已在不同經文中表明出來﹗神是不變的﹐沒有人能從神的手中將我們奪去﹐這是神的保證。但很多時因為有稱為信徒的﹐他們行為不好﹐甚至作姦犯科﹐在理性上我們很難接受他們也是得救的﹔此外﹐我們也會懷疑在決志那一刻﹐有多少人能完全清晰當中的意義。但請注意﹕
  2. 神的審判不單憑外表﹐但神是絕對公平。
  3. 有些人曾認真的相信﹐但如今卻斷言拒絕神。面對這情況我們都會擔心﹔我們可以作的就是抓緊神的應許﹐為他竭力禱告。神的應許不會失落﹐祂必保守到底﹔不要憑眼見﹐只要一心信靠。就如以色列人等候大衛的後裔彌賽亞的出現﹐在歷史中經歷了多次的不可能(王室後裔的燈機乎熄滅)﹐但神卻能保守?成就。
  4. 彼得說:「你們各人要悔改,奉耶穌基督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就是主─我們 神所召來的。」(徒2﹕38-39)「領受聖靈」代表已是神的兒女﹔當然聖經也描述初信者是屬靈的嬰孩﹐是幼小的茁苗﹐是必須被栽培的。但他們同時已有著新的生命﹐是神所賜的﹐也是祂所更新的
  5. 有人曾作過這樣的提醒﹕在天堂與神一起的時候﹐會有三個驚訝;
  • a.  某些好人?神的僕人?熱心傳福音的人……竟然不在這裡﹖
  • b.  一些沒有想過會見到的人竟然在這裡﹖
  • c.  在這裡竟然發現自己﹖

  • 當然﹐一個爭論多年的題目﹐不是我們一下子便能處理﹐而且兩方面都有其難解釋的地方﹐不是單憑辯論就能解決。我們只能憑信心靠賴神的應許﹔神給確據?肯定﹐是給個別信徒的﹐不是叫我們作比較。同時﹐我們也要相信神的審判﹐因祂是全能?全知?而且公義。「這見證就是上帝已經把永遠的生命賜給我們,這生命是在他兒子?面的。凡有上帝兒子的,就有生命;沒有上帝兒子的,就沒有生命。我把這些事寫給你們信上帝的兒子之名的人,是要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新譯本﹐約壹5:11-13) 你肯定自己有永遠的生命嗎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Scotland trip


    嚴偉軒見證 ── 蘇格蘭揚帆佈道2001

    在往蘇格蘭短宣的一段時間中,遇見了一位在當地中國餐館工作的香港人。希望在這�埵V大家分享一下和他談話的經歷。

    當我們到達Campbeltown時,在鎮上逛逛時,發現了一間粵菜餐館。那時和我一起的同伴叫我進去向職員傳褔音。但我當時笑說:「他們工作得那麼忙,怎可能有時間聽你講耶穌呢?」自己總習慣把框框放在他人身上,卻不把信心放在神身上。翌日,在參加完救世軍的崇拜後,我們又經過那間餐館。大家又叫我進去,於是我便試試看。一入門口,見到一個中國侍應,便嘗試和他傾談,和想像中不一樣,他並沒有拒絕我的邀請,我們可以慢慢傾談起來。我心中很震撼,因從言談當中,我發現他是一個很內向的人,而我亦是,我們竟然能在工作時間這樣的交談,而他並不是很空閒的。但神仍然賜一個如此的機會給我。

    這回談話亦漸漸牽引到信仰上。他亦透露了曾經接觸過基督徒,但因工作忙碌,所以不能返教會。在那時我沒有信心能叫他信耶穌,亦沒有信心叫他能在信仰上有很深的討論。但在言談之間他透露自己的過去,自己的挫折。原本他在香港的酒店工作,後來經人介紹後,一家移民到蘇格蘭,在中國餐館工作。人在異鄉,寂寞無聊下,就去賭,賭輸了就和太太吵架。以致大家的關係破裂。雖然未至離婚,但已分居。為了戒賭,他由格拉斯哥市搬到Campbeltown這個小鎮,在他弟弟的餐館中打工。

    於是我便和他說:「其實,你在異鄉寂莫時,可以禱告和神傾訴。而你亦可以返教會參加活動。」而他就回應說:「自己的英文不好,識不到很多朋友。惟有賭錢去逍遣,但我已經在這�塈棌鉹F,到退休時會回格拉斯哥和太太一起。」但我追問:「你回到格拉斯哥,總有沉悶的時候,那麼你如何解決你內心的問題呢?其實你可以嘗試祈禱呀。」

    他知道我說話的含意,但推說道:「你們基督徒有好的教育和好的活動,又識很多好朋友,當然不怕苦悶啦,根不就不關甚麼基督的事。但我們這些學識低的人,又不太懂說英文,悶時只能賭錢罷了。還能如何呢?」而他亦用英文嘗試與我們對坐的外籍短宣夫婦說話。此時那對夫婦便說出他們的見證。

    那先生原本是個海員,曾經孤身在外,因寂寞而服用毒品,以致家庭幾乎破裂。但那時他在朋友的介紹下參加了一些宗教活動,並信了基督。之後耶穌改變了他的生命,並不是外來的影響,乃是內心的改變。但那位華人侍應卻不認同,於是我補充說:「你現在的生活環境,你是改變不了,你一樣會寂寞,一樣會遇到挫折,但你如何面對你的未來呢?你的出路又是什麼呢?耶穌就是你的出路,耶穌就是你未來的依靠,當日耶穌幫了對面那對外籍夫婦,亦幫助了我,那都是真實的,如果不是神曾在我們身上施恩,我們又為何山長水遠地來到這�埵V素未謀面的人講耶穌呢?」但他卻仍然堅持他的論點。但似乎比以前軟化了,又搬了其他的理由,例如基督教是那些洋鬼子教,他們以前用武力侵略我們中國,但現在又想全世界也信基督教?還有一些其他問題,但傾談的過程十分融洽,而他亦願意明天大家再會面一次。

    到了翌日,我又到餐館接那位先生到我們的船上作客。期間我們傾談了很多生活上的事,並信仰上的討論,談話整體上也很正面,和他看了幾節聖經,他也很感動。他也願意和當地的一位牧師有進一步的認識和傾談。最後我送了我的聖經給他,但沒有刻意的叫他決志,因談話的內容都是圍繞著他的生活,而我們並沒有刻意的將整全的福音講一次,希望跟進的那位牧師能帶領他決志吧!

    和這位先生的談話只是短宣的其中一個經歷,整個短宣還發生很多其他的事。自己很深的感受到,當你離開自己的工作,離開了蘋果、東方、無線、亞視……等等大眾傳播媒介,是那容易的遠離罪惡,親近神。而當我嘗試和蘇格蘭的居民傳福音,又深深的感受到,其實香港人也有福音上的需要,但為何自己又不能在同事朋友面前傳福音呢?所以近來都祈求神幫助自己去向身邊的人傳福音。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Someone helping poor in China


    A Christian Doctor sell her house to help poor worker at China to get cheap medicine: http://www.google.com[..]7%93%8A&sourceid=opera&ie=utf-8&oe=utf-8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Story of LamLam


    http://www.speech.com.hk/kolamlam/index.htm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Ten questions God won't ask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Tentmaker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Thumbs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True of Lucifer


    I am not sure if this correct or not, but from the Chinese translation (which, directly from Hebrew) is consistent with this.

    http://www.lds-mormon.com/lucifer.shtml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SARS

    ek


    伊琪見證分享

    我叫張伊琪,是伊利沙伯醫院感染控制組護士,由於常進出全醫院各病房,患了非典型肺炎也不知道。

    25/3/2003

    早上,發冷、發燒、頭痛、腰部酸痛(我在十二月才治好半年腰患上工)、雙腳肌肉疼痛到差點不能走路,心知不妙。十一時左右回醫院看醫生,醫生給我一日病假,叫我若第二日持續發燒再算,照了肺,沒異樣,便回家。

    回家後服了必理痛退燒,以為沒事了,怎料半夜再發冷發燒,祈禱後,再探熱38.6C,立即對家人說自己應該患了非典型肺炎,收拾好入院用品,就前往伊利沙伯急症室。

    26/3/2003~ 6:00AM

    已花,立即入院B8病房。而同一天同一時間,我公公在伊利沙伯醫院去世,這是之後才知道。

    當時心裡真的很想哭,神呀!您為何真的把我擺進來?(因為24/3/2003有個奇怪的感覺,覺得自己會有事,所以在家中貼上一張要家人做好預防的大字布)心裡又懼怕又無奈。

    我又立即看聖經,當天靈修的經文是「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埵漱F、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12:24)大件事,要死?心裡很怕。

    跟住,第一日認識了一個之後十分感激的人CLARE,我睡不著又知道與我同病房的也是護士,便與她打招呼,她是深切治療部的護士,與我一樣屬於懷疑非典型肺炎病人。記得她下午照了肺素描確定了,她十分難過,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有與她一起禱告,之後她轉了病床開始了抗病毒藥:利巴偉林(Ribavirin),我有一段日子沒有見她。但是我只是打抗生素,還未開始落藥,其實心裡當然想自己不是,只是觀察吧了,心裡實在不願落藥。因為太辛苦,太多副作用,而且,之前聽了一個朋友(早我一些日子發病的基督徒FIONA)說她所有靜脈也抵受不了那些薬,落一次藥換一次注射靜脈的管道,我們俗稱為「黃豆」,(每日落三次)最後要在頸的大靜脈插一條管落心臟附近來落藥,嘩!以我來說實在受不了。

    27/3/2003

    小信的我便於第二天發神脾氣,當時,我的心充滿苦毒,神為何要我受苦?我犯了罪?您要我所做的我也盡力去做!神為何不理我?神丟下我一個!愛神要這樣,我不敢愛神了!每當我一禱告,我便會哭成淚人,心裡好痛!一方面很辛苦,一方面知道不應罵神,但我要神知道我的想法,我知道無論怎樣也要對神說。我想不理神不再禱告,但我又怕痛,我知道祂是真實的,若祂放我在這樣的環境,祂一定有足夠的恩典。縱使心裡不願,但仍然認罪、禱告學習這「功課」。這天靈修的經文是「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屬我不結果子的枝子、他就剪去.凡結果子的、他就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約15:1-2)跟著,我終於明白為何我在這裡,這個是我最近經常祈禱的內容:我要結果子,不是30倍,不是60倍,而是100倍,原來神應允了我的禱告。

    這天,醫生終於要我落藥,我立即致電各方弟兄姊妹為我禱告,特別是落藥的靜脈注射位置,「黃豆」。

    落藥的日子,就是每一天,等落藥,等食,等日子過,還有那些Ribavirin會有很多不同的副作用,就是令人血中的鉀不足,每天也要飲一些很難飲的鉀水(又苦又咸),這已經是很好,若鉀再低些,就要在「黃豆」落多一瓶非常痛的鉀水(感謝神!我只落過一次),我對面床有一個病人是陶大E座居民,她常常要在「黃豆」落鉀水,每次也叫得很可憐。另外,還有子宮位置膨脹、肚瀉等因人而異,而我卻是最多奇怪副作用的一個。在B8病房的日子,神讓把很多認識的姑娘放在我身旁,她們落藥會比別人溫柔一點,而JENNY是一個很好的姑娘,每次她上班我也會開心。我也認識了很多人。每早,媽媽也與我一起禱告,雖然每天也很多懼怕、憂慮,但仍能禱告讚美神,一切似乎很順利,怎料,這只是一個開始。

    3/4/2003

    落藥很順利,醫生見我行得好,沒有氣促,於是把我由B8病房調到A10復康病房。調到A10病房,我是睡14號床,而FIONA是13號床,還有CLARE是12號床,她們在我對面,我和FIONA的床位也是近窗的邊位,高上住宅區,一流景色。再見FIONA和CLARE十分開心,因為相信大家也進入康復期。只見當時FIONA已經康復差不多出院,但CLARE卻剛剛「進入谷底」,不但氣促,還經常肚瀉,見她呼吸困難,仍堅持自己走到洗手間,而每次去完也十分氣促。FIONA卻常常照顧CLARE,又為她代禱,正正活出一個基督徒的樣式,自問自己實在做不到,我見FIONA面上有喜樂平安,為何我沒有?我心中仍有很多懼怕與憂慮,當時我從未想過什麼叫「進入谷底」?我把一切看在眼中,只見CLARE很不幸與FIONA一樣要在頸插喉仔,我又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只有心中默默為她代禱。見到FIONA整個生命很美,聽到她的見證分享,怎樣在插喉仔時神與她同在,DORIS的事(其實之前我見過DORIS,是在我未發病工作時,我曾經到過當時的完全隔離病房A11做有關SARS病人問卷,沒想到她竟要入深切治療部靠呼吸機呼吸),令我十分感動,我相信FIONA經歷過在頸插喉仔的事,今天她能成為別人的祝福。我心中十分疑惑,若神要我先受苦,要我去經歷,就是為了成為別人的祝福,我願意不願意?我心中答案總是不想受苦,實在沒有信心。有一晚,就是FIONA出院前一晚,我又睡不著,聽到FIONA對CLARE傳福音,心中也為她禱告,後來我暗不住問FIONA,若神說她在頸插喉仔只是為了CLARE你願意嗎?她十分肯定的回答:願意!我實在不明白那份勇氣和信心是從那裡來?神呀!實在我不配作您的門徒。

    4/4/2003

    荒漠甘泉:「以利沙禱告說、耶和華阿、求你開這少年人的眼目、使他能看見。耶和華開他的眼目、他就看見滿山有火車火馬圍繞以利沙。」(王下6:17)

    「神呀!求您開我心眼,使我知道與我同在比這世界更強!」我心中好像見到一張圖畫,有很多醫生、護士、抽血姑娘,在我身旁,但神的天使,更多的環繞我,神會看著每一個治療,不容別人傷害我。

    5/4/2003

    早上一起床發現自己水腫得實在太緊要其實一直都有一點,但那一天突然重了十磅,雖然腫到連腳也差點提不起,但我仍然照常洗澡,走動自如,但開始吃不到咸的東西,舌頭上會自動分泌鹽份,連吃橙或朱古力餅乾也是咸的,但奇怪的是,血液佈告是正常的。心中開始又想埋怨神但不知為何心中常哼著守護你一詩歌。醫生DR.CHU我的主診醫生說我的Ribavirin療程完了,要開始大劑量類固醇,我心中不明白,我明明落藥這麼順利,為何要開始大劑量類固醇,不是不成功才需要嗎?我不想開始大劑量類固醇,我知道是很辛苦,明明完了療程,又要開始另一個療程?不是Ribavirin療程完了就會好嗎?心中很想痊癒出院,我等這麼多天就是等療程完,我實在太害怕,於是堅持,可能是水腫令我開始有點辛苦,不如食去水藥,其他之後再算。

    6/4/2003

    早上,由於FIONA出院了,我調到FIONA之前的病床,因為我想與CLARE近一點,有人陪會開心些。CLARE由深谷慢慢回升,而我卻終於要開始面對「谷底」。

    7/4/2003

    我的情況特突然轉差,呼吸開始困難十分氣促,開始聞氧,我的肺片由原來一邊肺花,變成兩邊肺也花,我在床上要休息,不能走動。醫生要我開始大劑量類固醇,但礙於我太水腫,他們要研究怎樣替我落藥。在這個時候,我終於後悔了,為何不早早開始大劑量類固醇?神呀!怎算?人時常要行自己的路,要自己作主,不肯交託神,真是「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箴16:9)。但是神沒有責怪我軟弱,還給我實實在在的應訐「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詩37:5)心裡實在很感恩,神的愛實在太大,人做完錯誤的決定,不是要自己負責嗎?但當我一呼求神時,神總是在我身旁,並且願意為我擔起一切,我自責心中常常埋怨神,神總不離開我。

    我實在太氣促原來呼吸不到是這樣辛苦!恨不得把整包類固醇立即倒進血液內(之前還認為是毒藥)。最後醫生們決定一面落類固醇,一面打去水針。

    呼吸實在困難要倚賴但由於打了去水針,要經常小便排水,我跟本沒有氣走到洗手間最初還會拉床簾在床邊用尿盤後來連這樣的力氣也沒有只能在床上解決還要CLARE常常在我身旁幫我。但是每去一次也氣喘得很,而且去水針會令人喉嚨很乾,好像火燒,好似要不斷抽完你所有水份為止,但上顎一乾就又好像嗅不到氧所以又要不斷飲水

    我不想加大氧但最後自己還是加到2.5L心想不可倚賴但我的血含氧量也只得92-93%,而正常人97-100%,如果再是這樣我只有插喉用呼吸機。CLARE見我辛苦,也不斷為我禱告,CLARE照顧我十分細心,由於我大小便也在床上,要她照顧,無論吃飯時間,任何時間她也常在我身邊,沒有丟下我,很感謝神把一位「私傢看護」放在我身邊,其實我覺得她像神差來的小天使(她生得很美)!這天晚上,我已經氣喘得差不多不能進食,但感謝神!祂的預備都是充足,當晚,有一碗紅蘿蔔雪耳湯及蕃薯糖水,因為全部都很「淋」,不用力氣去咬吃完後心口涼涼的舒服了很多

    8/4/2003

    其實什麼也不是必然,這天,我為了能有一盤熱水洗臉而感恩,但實在認不出自己了,CLARE借了一面鏡子給我,我臉上腫脹得很,而且,覺得自己的眼耳口鼻都好像走了位置。

    今天,其實知道DR.CHU開始擔心我會插喉用呼吸機,她特意請物理治療師教我呼吸但實在很困難無論深呼吸或淺呼吸對我來說也是一樣我跟本好像嗅不到氧只是氣喘,DR.CHU說我會有幾日「深谷」。我連說話也沒有力,所以很多朋友致電來,我也不能接聽。我自己也開始害怕會插喉用呼吸機,心裡又開始想,神會否戲弄我要我插喉,但心裡同時出現,神是正直的,神把我放在A10復康病房,不是要我插喉,如果要,就一早把我放在深切治療部。

    但是,我實在支持不住,那天晚上,我跟本不可能睡覺(其實已有好幾晚沒睡不著)我實在連在床上用尿盤也沒有信心我對神說放棄了請您替我插喉用呼吸機吧,我已經支持不了,您從死裡復活也只不過三天,而我的「谷底」也不知多少天,神呀!求您憐憫我!我心中禱告,不經意睡了,但見神把一盒粉紅色小禮物放在我的枱上,我突然驚醒,一開眼,不見小禮物,只感到全臉都是眼淚,我起來抺乾眼淚,知道神的確把一份禮物送給我,是什麼?我也不曉得,是第三天復活大能嗎?我想,神是要我等到天亮才告訴我。

    9/4/2003

    迷迷糊糊等到天亮,那天我竟然再度發燒,我覺得成個人十分暈眩,好似一個靈魂漂浮,我一起床,竟然是嘗試不用氧,落床去洗手間刷牙洗臉。跟著,慢慢走回床休息,嗅氧,我竟然有力氣坐在床邊做深呼吸吃早餐雖然仍氣喘,但是感覺好怪,覺得自己會做得到。我的頭部十分暈眩,我不敢相信我突然可以做多這麼多東西,心裡突然好懼怕,難道我會死?雖然我暈眩到差點支持不了,但我不肯睡,我怕我一睡覺就不會再開眼,CLARE說我這麼棒,突然好了這麼多,她又替我整理床單,但我這麼怪的感覺不知如何對她說,我想當時的我一定是極度懼怕,我忘記了神的小禮物。直到DR.CHU來到,她說我發燒,本來以為我的肺片會更差,但與前一天也差不多。我跟她說,我很想睡覺,但怕一睡就不起.,她見我十分驚惶的樣子,安慰了我,並說會因為我祈禱,我感到很舒服,想起初信主時,神送給我的經文「愛�堥S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塈t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堨摹o完全。」(約一4:18)那我為什麼要怕?神呀!原來我由信主到現在也學不到一點不懼怕,那麼我什麼也不理,主呀!我要安躺在您懷中。

    突然,覺得全身放鬆,從未試過這樣舒服。我睡了大約兩小時左右,在這段時間,不知為何,突然很多醫護人員走過來,他們做什麼我也不理,只管睡覺。睡醒後,十分精神,已經常常下床,只間中用氧,並且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

    10/4/2003

    我已經可以走去洗澡洗頭,而且,我不用氧,血含氧量也已經可以達至97%,CLARE說我情況大起大落,我也覺得神很奇妙,神真的陪我走過死蔭的幽谷,主耶穌第三天復活,祂真的第三天救我出「谷底」,醫治我。在這天晚上,有廿多位弟兄姊妹為我禱告,感謝神!(我的教會是新建的福音堂,主日聚會也是廿多人)

    12/4/2003

    這天,是我公公的安息禮拜,很多弟兄姊妹知道我入了醫院,也特別幫手,他們叫我安心養病。最初,我以為最苦的日子已經過去,我與神的關係,理應有一點不同,我應該更順服,更愛主。但是,這一天,我發現自己心裡原來很憂傷,還有很多心結未能處理。又回到老問題處,神為何把我一個人放在病房裡?神為何要我一個人,不能去公公的安息禮拜?神為何要我受苦,縱使您與我一起經歷,但難道我不苦嗎?我一面禱告,一面流淚,我才發現我裡面的空虛、寂寞是這麼大。我憑理性實在解釋不到,心中渴想神替我解決這些問題。

    13/4/2003

    這天,突然很想聽道,便致電回教會,是徐正文院牧講道,完了聚會後,他教我靈修。當晚我便照著他的方法靈修,我由馬太福音廿一章開始讀經,讀幾多不重要,重要是不斷重複讀出經文,讀到你覺得神對你說話為止,當然,之前一定要祈禱求神引領。我不斷重複讀出經文由太21:1-17,就是耶穌基督騎著驢進耶路撒冷至潔淨聖殿那一段。最初沒有感覺,後來,心裡有感動禱告,神使我親近祂,讓我回到當日與祂甘甜的日子,我不能沒有祂,在我過去一切的日子,神把最好的賜給我無論的侍奉、家庭、前途、感情、學業、生命、性情,及已前的傷痕,祂一一引導我、醫治我、陶造我,祂顧念我每一個感覺,叫我從自卑出來,從自我否定中肯定我,神看我尊貴,從來無人能明白我,只有神按我本相接納我,不論過去做過什麼,是祂塗抹我的一切過犯,叫我重生,我沒有獻上什麼,每次是一大堆擔不了的錯誤、埋怨,但神就是不離不棄,我還能擺上什麼,我只知道神是我生命的至寶,祂是愛我為我捨命,我是很喜歡禱告,親近神,因為祂是真實的!無人能說自己的信心如何,人都不是有信心,但祂卻是信心創始成終的主,你看我,一個軟弱的人,沒有信心,但仍然能懊過去,是我嗎?是神自己,祂給我開始,必保守我行到最後。祂的信實就在軟弱的我身上顯得完全。有神那份愛,勝過一切,我就這樣釋放了。

    其實,SARS咒詛還是祝福呢?在A10病房,是充滿愛心的病房,姑娘們是十分親切,我從未見過這樣親切的病房。在我情況最差的時候,她們會擔心我,她們很關心我,看見我水腫,也會為我難過。而且她們還經常關心每一個病人,鼓勵我們,「你要支持落去!」、「比心機!」,特別是清霞、MABLE、阿雪等,有一晚,清霞還請我們全病房吃熱烘烘的蛋撻,我真的未見過這麼好的病房。而院友之間也相處十分融洽,「你糖尿指數高,你今天不能吃這麼多東西!」、「老友記,一起吃水果!」、「你小心,我幫你!」「我為你祈禱!」,出了院的院友也會買東西請我們吃。其實,神很愛香港,我想,神是要把香港潔淨,重新把愛注入香港,願香港的教會興起,在人心惶惶的日子傳神真正平安福音!神是能把咒詛化為祝福的神!

    16/4/2003

    DR.CHU要我回家,但肺片尚未清,如何回家呢?心裡有點不悅!

    17/4/2003

    求問神,神要我知道「愛�堥S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若神容許我回家就是會為我擔負起我一切。

    18/4/2003

    神讓我肺片清了才出院,感謝神!

    出院不是一個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由於藥物的副作用對我來說比較多,回家後仍然每天仰望神的供應,例如類固醇影響我口腔潰爛,進食得十分艱苦,舌頭仍然自動排鹽、臉部水腫、心跳、腳震等,但我知道神必把健康再次賜給我,因為神是能把咒詛化為祝福的神。

    之前說過,我曾因腰患放了半年假,其實上班後,由於仍然不能提重物,才於一月份調往感染控制組,但腰患好像未能完全康復,但這一次,由於類固醇令我全部肌肉好似沒有了,我才有機會每天做腰部運動,慢慢再建立腰部的肌肉。

    還有,最後戰績,我只換了五次「黃豆」,就落了廿多日藥,這是禱告出來的能力。感謝主!

    感想:

    由信主至今(到7月便四年了)自知是一個怕受苦的基督徒,一方面很想在神裡成長,一方面又不想受苦難,怕自己軟弱,勝不了。我向神禱告過,我這樣軟弱,這麼多缺點,又沒有才幹,神會用嗎?神能用嗎?但是神告訴我,人非有信、就不能得 神的喜悅.因為到 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來11:6)

    今次,我自知沒有能力勝過,我是一個很容易懼怕的人,軟弱無力,但神給我們的試鍊,一定不會過於我們所能承擔的,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基督是「信心創始成終的主」,就是祂是信心的保守者,祂一給你信心,不論你遇到什麼事,祂也能保守你那份信心,直到見祂面的日子,當然,我們要禱告,來到祂面前,實在離了祂,我們什麼也不能作。不是我們有信心,是祂賜下信心,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6)

    就是坦然無懼,因我們的大祭司(耶穌基督)、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4:15),耶穌基督必體恤我們的軟弱。我是多麼不配神的大愛,祂就是信實不變,祂曾應許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約14:18),祂便必不撇下你,因為我們縱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後2:13),神是可信的。神的恩典就在軟弱的人身上顯得完全。對呀!神必會愛你到底。

    在神的愛裡是十分甘甜當你越親近神時你只想更認識祂,更愛祂,什麼不快、寂寞、委屈也不見了,換上是喜樂、盼望、愛神、愛人的力量及豐盛的生命,在神的院宇住一日、勝似在別處住千日.寧可在我 神殿中看門、不願住在惡人的帳棚�堙C(詩84:10),神是真神是活神,你若願意,祂會吸引你更渴想祂、切慕祂。

    因祂使祂的話顯為大、過於祂所應許的。(詩138:2)又說多一個在醫院裡的見證,我報了敬拜者使團的讚美研習班,深知是神帶我去報讀,但是,我突然入了醫院,神是否矛盾?不是,當將你的事交託耶和華,並倚靠祂,祂就必成全。(詩37:5)我禱告神:是您叫我去報讀,但現在又去不了,怎麼辦?怎料,第二天,敬拜者使團的一位李小姐,竟然致電給我。我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他們,請他們代禱,他們還會把錄音帶寄給我。神的的確確又真又活!感謝神!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7:7)神的帶領我們做每一件事必有豐富的供應,你想得著嗎?

    我就是要把我生命之主與你分享,讓你認識祂是何等信實、慈愛、真實。真正幸福不是財富、經濟、學識、權力、才幹…….。而是有神同在!這就是真正福經過今次我是更加渴想神,更想多作主工。雖然,我知道自己是一個剛剛起步學習在主裡成長的人,我知誰與我一起跑天路。

    若再問我,神今次要我先受苦,要我去經歷,就是為了成為別人的祝福,我願意不願意?我心中答案是:願意!是神賜予我福,更多的經歷祂,更深的認識祂,更廣的知道祂,我從來未與神如此的親近,今次不是咒詛是祝福,神的應許如此實在,不是人人有機會去考試!是神愛我,把自己在我眼前顯明!

    神說:「愛我的、我也愛他.懇切尋求我的、必尋得見。」(箴8:17)

    願我們一起尋求祂!


    後記

    21/4/2003

    第一次覆診覆診是一個不認識的醫生,他看完我病歷問了我一個問題:「你的病情好似是不斷變差直到9/4/2003為何之後突然好轉?」我回答:「我不知道你信不信那天晚上我祈了一個禱後便突然轉好了!」



    特別鳴謝: (排名不分先後)

    ․全能的神

    ․一位倚靠神的媽媽~ 我媽媽真的很好!

    ․替我照顧家人的ROY

    ․ELDEN哥哥

    ․深切治療部的護士CLARE的照顧及代禱

    ․榮恩浸信教會福音堂上下(特別是一位十分愛小羊的牧羊人~李生李太)

    門浸信會上下及陳牧師

    ․天樂浸信會

    ․徐正文院牧

    ․A10病房的護士們/特別是清霞 ~ 關心及釋心照料

    ․B8病房的護士們~ 關心及釋心照料

    ․DR.CHUYIN YIU STEPHANIE ~ 一位好好及關心病人的年青基督徒女醫生

    ․YVONNE/阿陸每日營養早餐 ~ 真係成日都很肚餓,特別是早上

    ․我最好的朋友SANDY每日MESSAGE和代禱,JCHOUSE& 14位代禱者

    ․敬拜者使團的代禱

    ․QEH院牧部及鄭少梅院牧

    ․BINGO/大眼/INFECTIONCONTROL TEAM禮物及咭

    ․QEHH4病房上下 ~ 很開心!

    ․QEHCARING GROUP

    ․高姊妹/SIMON~大量物資供應!

    ․何太太和CANDY

    ․PETER長途電話

    ․親愛的婆婆的代禱/ANDY/KALOK電話

    ․FIONA的鼓勵及美味湯水

    ․DORIS的生命見證~ 聽聞她慢慢康復中,而且一家歸主

    ․YAN/德德/YVONNE(廣華護士)代禱

    ․在我公公的安息禮拜唱詩的弟兄姊妹和陳靜宜

    ․JACK/KENNIS/VICKYIP/PORTIA/ANGELA食物及關心

    ․CATZILLA及阿肶(一個可愛的BB) 代禱

    ․CRYSTAL及其一班朋友代禱

    ․安安/ALICE/MONICA/JEAN/BECKY

    ․TOMMY/TIMOTHY/小POOH/KONG/TONY/BENNY/恩銘/大豬

    ․浩琳及其第一次作品

    ․ETTA

    ․NICOLE代禱

    ․SANDRALAM

    ․SINDY~未信主也為我禱告,好感動!

    ․陳松香姊妹愛心


    (如有遺漏,請見諒)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SARS

    fiona


    Fiona的見証

     

    首先很感謝各位對我的關心與代禱。感謝神的醫治,我是全伊利沙伯醫院非典型病患者中病性最輕及異常地快康愎的人。

    在這患病期間我感到痛苦但當中我更能感受到神的恩典與帶領,我很想與大家分享我的經歷。

     

    「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隨時的幫助」

    三月十六日晚我開始發燒但第二天早上我也照常返工,因為人手短缺己有兩位同事病倒了其中一個是Doris。當我返工後才知Doris懷疑患上非典型肺炎入了院。

     

    到早上十一時我又發高燒,便去照肺但肺部正常。回家後我發燒得更利害,晚上便到聯合醫院睇急証想攞兩天病假休息。當時我認為只是普通感染沒有大礙,但醫生指着X光說:「你的肺花了,如果你是普通市民我會讓你回家,但你已符合所有條件懷疑患上非典型肺炎需入院。」當時我很震驚為何病情變化得這樣快,但我仍未接受自已患上非典型肺炎。於是他們便送我回伊院急症室。原本我被安排入住普通病房,但他們最後決定要我入住隔離單人病房。早上我被安排與Doris同房。

     

    打完抗生素後我的發燒退了,到這天我還認為自己可以出院只是他們太過敏感。但到了晚上我又發高燒,醫生又告訴我肺花多了,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可能真的中招了!心中開始害怕起來還躲起來哭泣。

     

    但我看見Doris情况比我差,每天的肺片也花多了燒也退不了,但她仍毫無懼色臉上充滿喜樂。我便開始學習她尋求神的幫助與安慰,在祈禱和讀經後神賜下平安與喜樂,亦得到家人、同事、教友、醫護人員及很多朋友關心、鼓勵與支持,之後亦陸續聽到一些醫治這病的好消息,。

     

     

    「神給我們的試鍊是不會過於我們所能承受的」

    我每天也要吊一些很強的抗生素及特效藥,我的血管很脆弱每次落药也很痛而且每天也要換「黃豆」位。有一天我的手腳被人拮了二十幾個針窿又腫又瘀又痛都打唔到「黃豆」來落藥,我辛苦到整個人也在顫抖及哭起來了。

     

    他們告訴我可以在頸的大靜脈插一條管落心臟附近來落藥或選擇放棄療程但可能會死!我的專業知識令我心中更恐懼及掙扎,我真的接受不了並哭個不停。Doris為我跪下流淚禱告,有位基督徒護士連晚飯都沒有吃來安慰我及分享她患病的經驗,她教我要學習放下自已完全順服及依靠主的帶領,於是我答應插條喉仔。但這時心情還未能完全平伏,我的朋友剛好這天帶了一些詩歌給我,Doris便為我播些詩歌聽,這時我的心中充滿平安,我相信我是第一個聽着歌來插喉仔的病人了。在這過程中有位護中主動讓我捉着她的手,讓我帶來很大安全感!

     

    在這經歷中我感到神的帶領及恩典,衪讓我感受到病人的痛苦及心中的恐懼,讓我將來更能體諒及照顧病人的需要。當我將自己交托給神時衪便安排最好的給我,在我痛苦中賜下詩歌、Doris及護士的安慰與支持,而當時幫我插喉仔的當席醫生剛好是這方面的能手,讓我減少每日打幾次「黃豆」的痛苦。周圍的人都擔心我會傷口發炎因當時的免疾力很低而且傷口直通心臟,但我在隔離病房比普通病房清潔很多又只有兩人一間房,大大减低了感染的機會。我插了喉仔八天我沒有擔心也沒刻意打理及洗傷ロ,它卻沒有任何他們擔心的問題發生,就像大自然的花草我們沒有打埋,神已給它們最好的讓它茁壯成長。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

    在這患病期間我經歷到神的愛,神更大大使用我讓我成為衪愛的出口讓兩個失去盼望及無助的患者認識衪。

     

    當Doris入了深切治療部靠呼吸機呼吸後,將病毒傳給我和Doris的病人的太太被調到我的房中。開始時我對方她很反感,但神讓我看到她的軟弱、無助、恐懼與絕望,聖靈感動我要為這人祈禱讓她認識主。神已預備了她的心,她欣然接受我為她祈禱及願意禱告,當她對神失去信心時我便讀一些經文鼓勵她。第二天她的病情惡化,在她被安排麻醉插喉用呼吸機前,我聽到她對家人說:「不要再找我了,當我死了吧!」我的心很難過,我鼓起勇起叫她決志信主。在決志後我才看到她的臉上重現盼望。感謝神的恩典!

     

    「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我的病開始康愎便被安排到另一個大的隔離病房,一位深切治療部的護士Clare在我隔離床,神在她身上彰顯醫治的大能。她不幸與我一樣要在頸插喉仔(其實這情況在病房很少的),神讓我經歷過這痛苦使我更懂得安慰她。有一天半夜她感到呼吸困難縱然氧氣已加大了,我感到很擔心因為醫生也幫不到她,他們只能為她插喉用呼吸機,於是我便坐在她床邊守護着她默默為她禱告,經過幾小時不停的禱告我看見她的血含氧量回升及穩定了我才放心。

     

    第ニ晚她又氣喘又肚疴,昨晚已沒有休息很疲倦了。她不能入睡,於是我鼓勵她自己也禱告求神讓她休息,神真的聽禱告讓她沒有氣喘肚疴還睡了幾小時。但這時她還對神半信半疑,我便求神打開她的心讓聖靈充滿。在我出院前一晚,我半夜突然醒來看見她坐着,這次她沒有氣喘,氧氣已在三天內由三度減到一度,由只能坐着睡覺到可以平臥,但她卻感到胸口像有大石壓着很辛苦不能入睡。我感覺到她充滿憂愁,我便為她按手祈禱及分享我在這病中的見証,讓她知道神透過我幫助她,神對她滿有恩典慈愛。她答應在我走後會繼續祈禱及出院後返教會認識神更多。

     

    我雖經苦難神卻陪伴我走過,我受的試鍊讓我與神更親近,學習順服及信靠衪。神讓我看見衪的大能、恩典與慈愛,衪讓別人祝福我也讓我成為別人的祝福。神讓我康復但Doris現在情況依然惡劣,相信神一定有衪的旨意與使命給Doris,只要我們憑信心禱告等候神必幫助。對付這病毒我們感到無能為力,我們不是靠人或藥物而是靠全能、獨一的神為我們掌權。


    「雖行過死蔭的幽谷,必不遭害,因為主與你同在」

    將一切榮耀頌讚歸與父上帝!

     

     

    這首詩歌在我患病的日子給我很大鼓勵,很想與你們分享!

    上帝聽我禱告

    誰了解 此時我心正欲言但不語

    誰會知 心靈痛楚像是千斤重枷鎖

    心裡充滿懷疑世界像是靜止 唯獨您是我一生的靠倚

    上帝聽禱告 我在禱告衪的愛永不止息

    我看前路極灰暗就讓神為我指引

    我軟弱 衪知道 靠著神可改變

    上帝甘心為我犧牲衪定必會聽我禱告

    神了解 此時我心眼淚從未輕看

    從最初 一如最初從來都不變不改

    心裡不用懷疑冀盼未盡未熄 神會聽聲聲的嘆息

    上帝聽禱告 我在禱告衪的愛永不止息

    我看前路極灰暗就讓神為我指引

    (衪看靈魂極寶貴聽候神為我指引)

    我軟弱 衪擁抱我未能衪可以

    (縱軟弱 衪擁抱靠著神總跨勝)

    上帝應許讓我艱辛最後跨過衪聽禱告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science


    Subject: Re: [ 你為何不跳樓 ? ] --- 重播. 唉~~~
    Date: Thu, 10 Jun 1999 14:01:42 -0600
    From: "SHAM, On-Hay Jeffrey"
    Organization: StarZine Interactive
    Newsgroups: starforum.talk.religion.christian

    Dear all,

    It's actually very interesting to read all of the arguements
    presented here.
    To be fair, I should state that Science could never 'prove' the
    existence of God; but neither could it 'prove' the absence of God. Science
    is limited into the context of testing HOW the material world works and
    everything inside co-ordinates that leads to a holistic phenomenon that we
    could witness. For the WHY questions, they are mainly dealt with Theologists
    and Philosophers. And of course, don't think that Theologists and
    Philosophers are not scientific because this is not true for a century. All
    disciplines, including Science, in academics go to philosophy. That's why
    the highest level is Ph.D, which means Doctor of Philosophy. And in fact,
    Christian theology has long been providing useful insights to Philosophy. We
    shall neither discriminate Christianity. Indeed, as a Biological Science
    student, I can tell you that Evolutionism is just one small theory among the
    broad fields of Biology. We should attend to it but avoid to expand it too
    far away.
    In fact, scientists are now exploring the origin of Life on the
    molecular levels, mainly because of the advance of Biochemistry and
    Genetics. These fields provide new informations and basis to examine whether
    evolution 'works' or 'doesn't work'. (Whether it's right or not should be on
    the basis of whether it works or not) However, there seems to be evidence
    that Biochemistry and Genetics reveal to them some molecular interactions
    which ultimately cast doubt to the evolution theory. Please be with me for a
    while for I am going to let you know what they are. The knowledge involved
    may be a bit challenging to you people but I believe that you can
    understand:
    1) How cell membranes form?
    All of us know oil cannot mix with water. Cell membranes have
    the property of oil. According to the evolution, lifes were originated
    undersea. This question of how cell formed underwater is a crucial one then?
    If you have a bit of biology, you know that cell membrane is a phospholipid,
    which has a head compatible to water and a tail incompatible to water but
    oil. But cell membranes are unique that they are composed of two of these
    lipids so that the tails would seal up each other only expose the head parts
    to the water enclosed in the cell and the water outside the cell.
    Experiments show that cell membranes could possibly formed but not easily.
    2) Ok, the membrane is done. So what next? This is an even harder
    question: How is it going to enclose a protein that works for cell?
    Proteins are biological building blocks and agents. They are the
    assembly line of the cell. If they are absent or malfunction, the whole cell
    screw up totally. That's the basis of cancer. Cancer is a whole bunch of
    malfunction cells. That suggests the kinds of proteins and their proper
    co-ordination are critical factors. Then we must ask the following question:
    how does a 'healthy' working protein form?? Proteins must have precise
    arrangement of amino acids. If the arrangement is not right, the whole
    protein either doesn't work or work as something else. In our cells, this
    arrangement is instructed by DNA. But back in those times, there're not DNA
    formed?! For a cell to at least work, there must be at least a cell membrane
    formed and enclosed enough amount of amino acids(which is huge)
    simultaneously. For a cell to proliferate, there must be a cell membrane
    formed and enclosed enough amount of amino acids plus a huge amount of DNA
    which works simultaneously. The probability for both is almost zero.
    3) Can a working protein possibly form naturally?
    There are two convincing facts that a protein cannot form
    naturally by itself:
    (i) Inside a lab, scientists can synthesize a protein with
    precise conditions and procedures. But amino acids, which builds up
    proteins, could not be formed by crushing each other. If you know a bit of
    Chemistry, molecules could have different configuration, i.e. chemical bonds
    bind in different positions. Amino acids for living cell are unique. Their
    chemical bonds are all in a position that scientists designate them as
    L-form. But by nature itself, if with the right condition, amino acids
    formed must have 50% L-form and 50% D-form. Even in the lab, scientists
    cannot synthesize amino acids with L-form only. They must later filter out
    all the D-form so as to make proteins compatible to life. There's never a
    good answer to solve why living systems could completely adopt L-form amino
    acids. Evolution is a theory that highlights randonism. Randomism makes
    non-working proteins!!
    (ii) According to 2nd law of thermodynamics, spontaneous
    processes are characterized by the conversion of order to chaos. In other
    words, for a ordered molecule (protein), there must be energy to sustain it.
    Otherwise, it would break down (amino acids). Scientists can drift two amino
    acids together but energy must be provided. By nature itself, there wouldn't
    be enough energy to hold two amino acids together for long. In my medical
    physics course note, there is a funny comics to describe the absurdity of
    it. The first picture said, "3,562,392,027 years ago, two amino acids drift
    together" The second picture said, "6 seconds later, they drift apart" The
    third, "482,674,115 years later, two amino acids drift together"
    4) DNA must be inherited faithfully from one generation to another.
    Genetics has discovered a fact that a slight alteration of DNA
    molecules could lead to disasters to a living species but almost never
    improve the productivity of it. Cancer could sometimes be traced to genetic
    factors: Mutated DNA to badly structured proteins to cell malfunctioning to
    bad cells outracing good cells. According to this new light, evolution has
    suffered from a full blow because, for a species to evolve from one species
    to another higher species, there must be a lot of DNA mutation plus some
    other additional DNA. Then this evidence almost ripped evolutionism away.
    5) What would evolutionists say about it?
    Time. The only explanation that may be convincing is Time. Since
    the probability of materials evolving to a single cell and a single cell
    evolving to higher species are as low as zero. The only explanation is to
    let Time reigns. That's why evolutionists like to state which species was
    evolved some billions of billions of years ago. The method that they applied
    scientifically the time span is the Carbon 14 method. Carbon 14 method
    examine the decaying status of the carbon in a fossil to infer the time when
    the carbon was not decayed yet.
    6) Is Carbon 14 method valid?
    Yes, Carbon 14 method is valid. Nevertheless, it's valid only to
    a limit of 10,000 years. For anything older than this time limit, the data
    would not be accurate. That's why there're variations in calculating
    species' years even among scientists.

    As you may see, evolution is not the perfect explanation to the
    ecosystem of the Earth. And Science is not supposed to be a discipline that
    discuss supernatural beings, e.g. God, in its context. What I know is that a
    recent survey in US was done on many Nobel Price Winners about their view on
    the existance of God. Most of them said that they believe in God. Many
    specifically state the God whom Christian believe. Some state that they
    believe in the existence of God but are not sure who He is. It's because
    there're still a lot of phenomena that Science could not explain WHY and,
    unless there're supernatural intervention, they are not possible by nature
    itself.
    Hope that this will help you all to clarify some stuffs. And go on
    the journey of exploring the world!! We're in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Some
    run fasting. Some need help. Avoid judging others.

    Yours truly,
    Jeffrey Sham
    University of Alberta 3rd yr. Physiology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
    Edmonton, Canada

    田雞 wrote in message news:375E92E3.F2BF9939@no.com...
    > 插句咀.
    >
    > Carfield Yim:
    >
    > "進化論" 呢個名, 在字面睇, 好易誤解.......
    >
    > 有些人只睇字面, 以為所有物種都在 "進化",
    >
    > 所有"器官/技能"都在"進化".
    >
    > 事實上, 只是 "物競天擇".
    >
    > 若一個器官/技能, 對該生物無用, 無太大幫助,
    > 好自然地, 變異後消失了該"器官/技能", 亦對其無太大影響.
    > 所以, 個"種"也繼續留存.
    >
    > >>If so, then the process of 進化論 is a continuous change, right?
    >
    > "continuous change". Just Change. 無指定 "Change"o既方向.
    > may be better, may be worse.
    >
    > 所謂 "Better", 是指 更適合該生活環境.
    > 所謂 "Worse", 是指 更不適合該生活環境.
    >
    > 閣下以為自己 "高於其他生物".
    >
    > 但正確些來說, 應是"人類"這個物種, 普遍能夠適合生存於"現在的地球環境".
    >
    > 我曾睇過一個關於生命起源的特輯. 這裡暫且不提起源的問題.
    > 我提出的 Case, 是關於....... 在火山口附近的 "熱水泉".
    >
    > 這些"熱水泉" 是不停噴出蒸氣的. 泉水是不停沸騰的.
    >
    > 水泉內部溫度 (只深入地面少許) 高達 150C 以上.
    > 化學成份,(環境) 也很惡劣.
    >
    > 但 ------ 在水內找到大量微生物. 正常地生存 !!!!
    >
    >
    > 這顯示了什麼呢 ?
    >
    > 我可以說, 在上述環境內, "人類"這物種, 並比不上一隻"微生物" !!!
    >
    > 因為適應不來. 你懂思想, 懂創作又如何 ?? 150C, 一半也死了.
    >
    > 所以, 請勿誤解, 以為 "進化" 是代表 "向好的方向"進發.
    >
    > 事實上, 是物競天擇, 留下適應得較好的.
    >
    >
    > >>And if we are 進化 from monkey, then we should better than monkey,
    > >>why do we have some weakness over monkey? (like no hair to protect our
    > >>body, and the monkey can use their foot like their hand)
    >
    > 所以, 你這段文字, 可能是出於誤解.
    >
    > "monkey" : "有毛" 可能對他們的生活有幫助. 所以, "有毛"的品種愈佔愈多.
    >
    > "human": 懂得用其他方法代替"毛". "有毛"的品種, 與 "冇毛" 的, 分別不大.
    >
    > 至於為何 "human" 冇毛呢 ?.............可能你冇罷.
    > 你搵個多毛佬睇睇...... 同 monkey 差不多. 哈哈.
    >
    >
    >
    > Carfield Yim wrote:
    >
    > > Sorry, I really weak in BIO,
    > > but while is it relate to 進化論?
    > > Will we have mutation when the external environment change?
    > > If we have mutation when the environment change, then will it affect our
    > > off-spring?
    > > If so, then the process of 進化論 is a continuous change, right?
    > > Then how can human have some discrete different with other animal? (like
    > > making tools, creating new idea?)
    > > And if we are 進化 from monkey, then we should better than monkey,
    > > why do we have some weakness over monkey? (like no hair to protect our
    > > body, and the monkey can use their foot like their hand)
    > >
    > > I really weak in BIO, please explain more, thx
    > > though I am a christian, I hope that this can be discuss in a more
    science
    > > way.
    > > If you only think that I am non-sense without any point, please post a
    new
    > > message to said, don't reply it.
    > >
    > > If you my grammar is really too bad, it is because I am working so I
    don't
    > > have too much time for typing Chinese
    > > and proof read my English. I am really sorry to this.
    > >
    > > "小思~iVytSoi~" wrote:
    > >
    > > > 我剛剛考完CE。
    > > > 以我的理解,
    > > > "MUTATION"是指細胞分裂時的基因突變,
    > > > 不一定是性細胞的,更不一定是"受精卵"。
    > > >
    > > > 你所說的應該是"independent assortment"吧...
    > > >
    > > > Carfield Yim wrote:
    > > > >
    > > > > Really very less, I only attend the CE Bio, only remember mutation
    is
    > > > > 受精卯的異變,
    > > > > Is it right?
    > > > >
    > > >
    > > > --
    > > > 我在等死的日子 死期:八月十日
    > > > 我的急救site--http://start.at/firstaid
    > > > students新蒲點--news://168.70.249.143/cyber-x.student
    >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testimony.en


    Like most other child in Hong Kong, I don't interest in religion when I studied in primary school. When I finished my primary school studying, I wan assigned to a Christian secondary school.

    In F.2, I usually joined Christian fellowship on Friday, because I don't have other activities. I started to read bible, and think that this is the truth of the world. However I haven't believed it because I can't find the relationship of Jesus and me. This situation last for one year, I finally believe in Jesus Christ in F.3 during a Christian week.

    However, I don't think I am really a Christian that at time. Because I only know some knowledge of the Bible and think that these are true, I still very egocentric and don't let Jesus be the lord of my life.

    Although I haven't let Jesus be my lord, I have some changes after I declare myself as a Christian:
    1. Leaving sin: Once I declare myself as a Christian, I suddenly feel I shouldn't do something, like tell lie, and say foul, I never have such feeling before.
    2. Start to pray and god listened to my prayer: I think that the prayers of first few month of being a Christian have really fast and direct feedback!
    3. Open myself to other. I am a very shy person before I am a Christian. I don't like to make friends. But I got change after I become a Christian, I change my attitude to other people, and I open myself to meet new friends.
    4. Of course, I continue to attend fellowship and learn more from the bible.

    Because of all these positive changes of me, I keep exploring this religion. However, I haven't followed the law of Jesus; I made some serious mistakes that I feel shy to record from my memory.

    In F.4, I am the staff of the computer society in my school, I start making copy of some software to my classmate to earn money without consider the matter of copyright. Even worse, I sell stolen item. I have a classmate work in a computer shop and he often steal RAM at his shop. On the other hand, I also know some friend have a computer shop. So I buy the stolen RAM and sell it to my friend. I know a Christian should not do that, but I just ignore it. The reason is I just say 『Jesus is my Lord』from mouth, but not by heart. I feel very bad at that time because I lie to Jesus, and this even makes me recognize the problem of myself.

    When I am F.5, I change to the other school. During the Christmas party, a Christian classmate stand out and point out the bad behavior of other classmates. Because they are good friends to me, I haven't point out their fault. However, my classmates, also good friend to them, don't feel afraid and point out their problem and broke their relationship. This event makes me re-think about my relationship to Jesus. At that time, I refuse to do the same thing, and many other people consider me as a good Christian, but why I will afraid to tell the truth while my classmates won't?

    After a year, I know what is the really problem of me, I just say I am a Christian but I haven't let Jesus be the Lord of my life. I need to make a decision: I continue to pretend I to be a Christian, and still refuse Jesus control my life, and continue to live with sin; or let Jesus control my life, let him change my life even I don't like to change. I choose the second choice, and I think that is the times I become a real Christian, with Jesus live in my heart.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testimony.tw


    信主前:
    信主前, 我和大部分未信主的人一樣, 對宗教莫不關心。
    直至中學時, 我被分派到一所基督教的學校中, 開始有一些改變。因為每天也有早會, 每週也有週會, 開始對這個宗教有多一點點認識, 但仍然沒有想過相信基督教。

    信主??
    到了中二時, 可能是少年的反叛心理作怪, 放學後不願立即回家, 於是時常在商場溜漣。但是一週五日也在商場溜漣是頗悶的, 而在那時得知每逢週五學校也有團契, 於是抱著一試的心態參加. 一試就試了一年, 而且得知了很多珍貴的道理。其間也有想過應否決志, 但一直到了中三的褔音週才決志。
    但現在我郤不認為那是真的信主, 因那時我只是理智上對神有一些認識, 但心中仍然自我, 只想在基督中取一些自己認為有用和真實的東西.

    信主後的改變:
    對罪敏感: 自從信主後, 很多從前覺得沒有問題的事情立時醒覺到再不應該做, 例如: 說謊, 欺騙別人, 講粗口和對人不友善, 等等。
    禱告蒙應允: 曾經有人笑說初信頭六個月時要多禱告, 因這時的禱告特別 '靈’, 對我來說這是真的。但信主過了一段時間後, 開始明白到禱告主要並不是求應允, 而是要感受主是牽引著我的生命。
    開放自己: 記得未信主前我頗為孤僻, 不喜歡和別人交往, 我想是生性如此吧! 但是在信主後卻改變了, 改變了侍人處事的態度, 開放自己和別人交往。
    瞭解真理: 信主後, 開始明白什麼是應該做, 什麼是不應該做; 什麼是對的, 什麼是錯的。開始知道應該如何面對決擇, 和知道人生路該怎樣走。


    雖然在信主後對罪敏感了, 但仍然不能抗拒罪的誘惑, 尤其是和錢有關的, 因為自己沒有把生命主權交給神。
    在中四時, 因我是電腦學會的職員, 所以時常動用工款去copy一些自己需要的軟件。
    另外, 因有一位同學是在電腦商場中做兼職, 有時他會偷一些RAM出來賣, 而我就做一個中間人, 幫他把那些RAM賣給一些相熟的電腦商店。雖然在那時已經知道這是不對的, 但抗拒不了。
    可是現在回想起來, 那時所賺取的金錢全部也不知怎樣花去了, 所以其實並不是真的賺取了什麼。

    失腳
    到了中五, 我轉到另一所學校讀書, 在這裡, 發生了一件令我很後悔的事。那時是聖誕節, 班主任叫我們圍圓坐, 之後叫我們分享過去一個學期的感受。這時一位基督徒的同學起來, 批評了中間的一些同學, 因他們孤立了某位同學。這時我的心情非常沉重, 因為之前我覺得他們所做的不對, 但並沒有批評他們, 因為我和他們較為相熟。批評熟人對我來說並不容易, 我會害怕破壞彼此的關係, 但那位同學做到了。我雖然常常和同學分享福音, 但郤沒有主的勇氣, 盼望未來主會賜給我更多的勇氣。

    真在的決志
    因我會考的成績不太好, 所以不能原校升中六, 轉到另一所中學繼續升學。那兒的同學是非常快樂的人, 無論什麼事也會大笑一輪。而我亦在中六時受浸和第一次看完聖經。
    當我儉視自己的生命時, 我發現我雖然有基督徒的樣式, 但郤沒有主的生命; 雖然信主後有改變, 但郤不能抗拒罪. 我知道原因, 因為我雖然頭腦上認識主, 郤沒有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主. 而那時, 我需要做一生最要緊的決定: 仍然做一個掛名的基督徒, 不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主 == 依舊被罪控制; 又或是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主, 做一個實在的基督徒.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video


    An informative documentary - "When the Moors Ruled in Europe"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768956312207897325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感謝主~~


    有兩個乞丐,每天同時經過一戶富貴人家。這家的主人,每天丟銅板給他們,比較高大的那位乞丐總是大聲喊著:「多謝主人!你真是仁心大愛,做好事,願你長命百歲,永遠健康!」但是另外一位瘦削矮小的乞丐,只是輕輕地說:「感謝上主的恩典。」這家的主人每天都丟銅板到窗外,而每天也同時飄來兩種感謝的聲音,一個感謝他,另一個感謝主。

    主人起先不覺如何?漸漸地開始有一點不舒服,那種不舒服的感覺一直累積,直到有一天,他想:「奇怪!是我給他錢,他不謝我,卻去謝主,我要給他一點教訓,讓他明白他應該謝的是我。」

    主人到麵包店,叫師傅烤了兩條大小一樣的吐司,將一條挖空塞了珍貴的珠寶,然後再把它封起來,兩條麵包看起來完全一樣。乞丐來的時候,他把那個普通的麵包交給瘦小的、只會感謝主的乞丐,而把那條藏著金銀珠寶的麵包,交給高大、每天謝他的乞丐,主人心想:「讓你知道,謝我跟謝主的差別在哪裡!」

    那個高大的乞丐拿到麵包,覺得好重,心想:「這麵包一定沒有發好,鐵定不好吃。」他一向喜歡佔便宜,所以對矮小的乞丐說:「我這條吐司麵包跟 你換好嗎?」他沒說理由,瘦小個乞丐也沒有問,心裡想著:「這應該也是主的安排!」就跟他換了;第二天,那個瘦瘦小小的乞丐,就再也沒有來乞討了,他決定回去看望他的爸爸媽媽,準備過另一種新生活,他好感謝主!

    主人看到高大的乞丐又來乞討,就問:「你的吐司麵包吃完了嗎?」胖胖高大的乞丐回答:「吃了啊!」「啊!裡面的金銀珠寶呢?」主人問。「金銀珠寶?」乞丐這下才明白,吐司麵包的沉重是因為裡面包著珍寶,他說:「我以為是發酵不好,所以把它跟我朋友的交換了。」

    主人終於明白,感謝主跟感謝他的差別在哪裡了,感謝他只是想貪求更好,而感謝主卻是怡然自得的無所貪念啊!

    這是一篇很好的文章,不論你是否基督徒,都值得看一看!

    你會說:「這是不可能的。」神卻說:「凡事都能。」(路18:27)
    你說:「我太累了。」神說:「我給你安息。」(太 11:28)
    你說:「沒有人真正關心我。」神說:「我愛你。」(約3:16; 約13:34)
    你說:「我支持不住了。」神說:「我的恩典夠你用。」(林後12:9; 詩91:15)
    你說:「有很多事情,我不能解決。」神說:「我必指引你的路。」(箴3:5-6)
    你說:「我不能作這事。」神說:「你凡事都能作。」(腓4:13)
    你說:「我不能。」神說:「我能夠。」(林後 9:8)
    你說:「我不能原諒自己。」神說:「我寬恕你。」(約壹1:9;羅8:1)
    你說:「我應付不來。」神說:「我會供應你的所需。」(腓4:9)
    你說:「我很害怕。」神說:「我賜給你的,不是一個膽怯的心。」(提後1:7)
    你說:「我經常憂慮和沮喪。」神說:「將一切的憂慮卸給我。」(彼前5:7)
    你說:「我的信心不夠。」神說:「我所分給各人的信心,是我量度過的。」(羅12:3)
    你說:「我不夠聰明。」神說:「我給你智慧。」(林前1:30)
    你說:「我覺得很孤單。」神說:「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來13:5)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一堂有意義的課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一紙通



    最 近 認 識 一 位 弟 兄 , 本 來 任 職 電 腦 工 程 師, 曾 設 計 一 套 「 電 腦 一 紙 通 」 , 助 人 怎 樣 掌 握 應 用 電 腦 。 後 來 他 想 到 聖 經 中 很 多 資料 也 可 以 用 圖 表 的 方 式 編 排 , 使 之 一 目 了 然 , 於 是 設 計 了 一 套 《 聖 經 一 紙 通 》 , 並且 製 作 成 光 碟 , 讓 信 徒 使 用 。 神 賜 人 不 同 的 天 賦 與 才 能 , 若 我 們 將 之 用 在 神 的 國 度中 , 縱 然 十 分 微 小 , 或 默 默 無 聲 , 卻 有 永 恆 的 價 值 , 成 為 多 人 的 祝 福 。 - C H

    http://www.cgbconline.org[..]/showNews_auto.jsp?Nid=1517&Charset=big5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人生作息之旅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劉文亮



    經 歷 過 心 靈 獲 釋 放 的 人 , 往 往 都 希 望 有 更 多 更 大 的 釋 放 , 那 種 生 命 舒 暢 自 由 的 狀 況 , 實 在 好 得 無 比 。 不 過 , 親 愛 的 讀 者 , 讓 我 們 先 整 理 一 下 靈 修 的 動 機 , 來 到 主 前 親 近 祂 , 才 是 安 靜 退 修 和 禱 告 的 真 正 目 的 , 心 靈 釋 放 只 是 其 中 一 個 繼 之 而 有 的 好 處 。 若 把 本 末 倒 置 了 , 為 求 心 靈 得 醫 治 才 親 近 神 , 那 只 會 徒 勞 無 功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4/0406p8.htm
    =========
    靜 的 體 驗 往 往 與 寂 寞 相 連 , 以 致 許 多 人 以 為 安 靜 會 帶 來 孤 單 , 然 而 , 真 正 的 孤 單 , 往 往 是 因 為 逃 避 安 靜 才 湧 現 出 來 的 。 一 個 穿 越 寂 靜 的 人 , 是 無 懼 獨 處 的 , 因 為 他 的 心 靈 在 安 靜 中 找 到 平 安 和 喜 樂 , 那 是 主 耶 穌 所 賜 的 。 沙 漠 深 處 另 有 清 泉 綠 洲 , 靜 之 深 處 有 另 外 一 個 境 界 , 無 邊 無 際 , 使 人 恍 如 置 身 大 海 中 。 對 享 有 寧 靜 的 人 來 說 , 靜 是 優 美 細 膩 的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4/0404p14.htm
    =========
    靈 修 是 憑 信 心 經 歷 神 的 事 , 可 惜 在 今 天 , 許 多 時 靈 修 也 被 人 當 作 吸 取 知 識 的 解 經 時 刻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4/0402p8.htm
    =========
    然 而 , 生 命 就 是 這 麼 吊 詭 , 我 們 愈 用 雙 手 攫 取 一 切 , 就 愈 感 到 人 生 的 失 控 。 反 之 , 我 們 愈 是 甘 心 放 手 , 我 們 就 愈 找 到 生 命 中 極 其 珍 貴 的 珠 寶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3/0312p11.htm
    =========
    靈 修 操 練 是 一 個 弔 詭 , 那 就 是 我 們 要 甘 心 情 願 地 做 一 些 不 情 願 的 事 。 禱 告 、 讀 經 、 默 想 、 事 奉 都 是 如 此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3/0306p9.htm
    =========
    然 而 , 放 心 , 十 架 之 路 並 非 難 行 , 而 且 當 你 願 意 勇 敢 邁 前 一 步 , 心 中 的 陰 霾 就 頓 時 消 失 , 問 題 在 於 你 願 不 願 將 身 心 呈 獻 給 主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3/0304p16.htm
    =========
    但 我 們 的 天 性 就 很 容 易 跌 進 恨 的 要 求 裡 , 而 且 這 樣 想 的 人 會 以 為 神 恨 我 們 , 繼 而 就 會 恨 自 己 和 恨 他 的 鄰 舍 。 從 恨 而 生 帶 來 恨 的 要 求 , 就 是 以 刑 罰 傷 害 為 目 的 ; 從 愛 而 生 帶 來 愛 的 要 求 , 就 是 以 更 新 成 長 為 目 標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2/0206p9.htm
    =========
    所 以 , 第 一 步 要 學 的 就 是 「 用 心 裝 載 」 這 功 課 。 正 如 詩 人 說 : 「 唯 獨 喜 愛 耶 和 華 律 法 , 晝 夜 思 想 的 , 這 人 便 為 有 福 」 。 用 心 裝 載 就 是 把 神 的 話 擺 放 在 心 裡 , 而 且 反 覆 思 想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2/0208p11.htm
    =========
    能 安 靜 來 到 主 面 前 , 下 一 步 就 可 以 禱 告 , 禱 告 是 一 條 人 神 對 話 雙 程 路 ; 我 們 向 神 傾訴 心 中 的 困 擾 苦 惱 , 然 後 以 謙 卑 溫 柔 的 心 去 聆 聽 神 向 我 們 講 的 話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2/0210p15.htm
    =========
    我 心 向 哪 呢 ? 我 必 須 作 出 選 擇 。 今 天 , 我 若 去 選 擇 天 上 的 耶 穌 作 為 心 的 焦 點 , 那 就 是 選 擇 了 生 命 的 自 由 、 釋 放 和 愛 了 。

    http://www.ccmhk.org.hk/ccmProclaim/Cp-2002/0212p9.htm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基督教經典導讀:,加爾文《基督教要義》卷一


    Have join this course - http://chinahorizon.org/Seminar07/CH_Seminar_0702_posterA4.jpg

    一個問題:咁多神學名詞,歷史background,對今日的平信徒,有冇意義呢?
    最重要的學習:聖經最重要的證據,是聖靈的見證
    One reminder : We offen over estimate what we can do in one year, but under estimate what we can do in two to three year
    書籍推介: 巴刻 認識神,韋斯敏斯德 信仰告白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安息是回家的靈修行旅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安息行旅-曠野.安息.退隱(趙祟明)_23.12.09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蔣志光的心路歷程


    當 還 有 人 記 得 蔣 志 光 曾 是 創 作 歌 手 , 寫 過 唱 過 《 相 逢 何 必 曾相 識 》 、 《 舊 朋 友 》 等 金 曲 時 , 他 卻 不 堪 回 首 , 自 稱 今 日 對 音 樂 見 識 愈 高 了 , 愈 不敢 再 出 唱 片 。 轉 型 做 演 員 , 當 演 技 終 於 被 認 同 時 , 他 卻 仍 留 戀 在 從 未 實 現 過 的 導 演夢 。 要 做 導 演 , 他 清 楚 知 道 最 應 做 的 第 一 件 事 是 找 老 闆 投 資 , 同 時 又 最 不 屑 去 幹 此勾 當 — — 對 自 己 要 求 太 高 , 理 想 與 現 實 相 差 太 遠 , 怎 能 不 寂 寞 ? 蔣 志 光 是 虔 誠 教 徒, 在 圈 中 本 已 屬 少 數 , 偏 偏 他 連 藝 人 之 家 ( 演 藝 界 基 督 徒 組 織 ) 也 合 不 來 , 堅 持 更多 原 則 , 孤 單 的 路 更 孤 單 。 《 棟 篤 神 探 》 中 的 史 高 拔 督 察 , 公 認 比 主 角 黃 子 華 更 生鬼 , 我 們 索 性 將 他 打 扮 成 《 傻 豹 》 中 的 彼 得 斯 拉 。 但 逗 趣 的 外 表 下 , 現 實 畢 竟 不 是一 場 喜 劇 。

    牛 油 麵 包
    蔣 志 光 祖 籍 浙 江 寧 波 , 父 親 是 典 型 的 上 海 裁 縫 。 小學 畢 業 後 , 蔣 志 光 在 家 中 洋 服 店 學 過 幾 年 師 , 發 覺 真 正 興 趣 在 電 影 , 便 一 邊 做 片 場小 工 , 一 邊 讀 夜 中 學 , 學 好 英 文 睇 西 片 。
    一 路 做 到 副 導 演 , 參 與 的 都 是 獨 立製 作 , 蔣 志 光 自 嘲 講 出 來 也 無 人 識 。 同 樣 由 低 做 起 , 如 果 一 早 加 入 大 公 司 , 總 較 易 闖 出 名 堂 , 他 卻 說 : 「 我 沒 行 錯 , 正 因 我 揀 了 這 條 路 , 比 人 行 得 慢 , 經 驗 也 更 多 。」
    後 來 朋 友 勸 他 不 如 憑 唱 歌 入 行 , 會 較 易 獲 賞 識 。 於 是 唱 起 廣 告 歌 來 , 模 仿林 子 祥 腔 口 幾 可 亂 真 , 唱 片 公 司 找 他 組 成 風 雲 樂 隊 , 再 獨 立 發 展 , 一 手 包 辦 作 曲 填詞 和 主 唱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 《 舊 朋 友 》 , 在 八 十 年 代 尾 至 九 十 年 代 頭 風 光 過 一段 日 子 。
    流 行 音 樂 於 他 無 難 度 。 「 睇 得 準 賣 錢 的 音 樂 , 不 代 表 就 是 自 己 滿 意的 音 樂 。 『 同 是 天 涯 淪 落 人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的 一 組 音 符 , 其 實 填 得 好 夾 硬 好 難聽 , 但 因 為 這 十 四 個 字 是 名 牌 ( 白 居 易 詩 句 ) , 融 得 落 歌 唱 到 出 來 , 大 家 就 會 當 好叻 。 「 金 曲 獎 的 時 候 , 不 能 話 問 心 有 愧 , 但 成 個 人 真 的 很 『 空 』 — — , 原 來 咁 就 叫 金 曲 。
    「為 什 麼 歐 洲 的 牛 油 麵 包 咁 好 食 ? 歐 洲 人 一 樣 識 食 海 鮮 食 大 餐 , 但 他 們 很 早 已 認 清 最好 的 技 術 不 一 定 要 拿 來 賺 大 錢 , 所 以 寧 願 將 心 思 花 在 平 價 食 物 上 。 等 於 外 國 隨 便 一個 街 頭 音 樂 家 , 來 到 香 港 流 行 樂 壇 都 贏 晒 , 但 是 不 是 所 有 人 都 必 要 行 這 條 路 呢 ? 世界 不 應 該 只 得 一 條 路 。 如 果 我 繼 續 像 工 廠 啤 多 十 首 像 《 相 逢 何 必 曾 相 識 》 的 樣 板 歌出 來 , 不 退 開 一 步 , 我 對 音 樂 的 認 識 , 不 會 像 現 在 提 高 。
    「 還 有 , 連 太 太 也 不 喜 歡 我 那 時 期 的 音 樂 , 她 知 道 我 是 商 業 計 算 出 來 的 。 男 人 , 怎 能 做 連 身 邊 人 都 不 欣 賞 的 工 作 ? 」

    音 樂 見 解 或 者 高 了 , 但 發 表 的 平 台 也 隨 退 出 樂 壇 而 失 去 了 。 蔣 志 光 說 不 可 惜 , 只 希 望 將 來 還 有 機 會 出 真 正 屬 於 自 己 的 唱 片 。
    我 有 張 良 計


    我 們 沒 有 荷 李 活 的 資 源 , 但 能 不 能 有 荷 李 活 的 道 德 呢 ?

    說不 可 惜 , 總 考 慮 過 經 濟 因 素 。 那 時 礙 於 合 約 , 歌 紅 了 卻 收 不 到 大 錢 , 而 且 蔣 志 光 自言 一 早 看 穿 唱 片 業 將 式 微 。 「 唱 歌 為 我 帶 來 了 知 名 度 , 我 便 馬 上 運 用 這 知 名 度 入 電視 台 , 至 少 做 演 員 會 與 我 終 極 目 標 ( 做 導 演 ) 較 接 近 , 結 果 我 都 花 了 十 年 時 間 , 近年 才 總 算 被 認 同 為 性 格 演 員 。 如 果 死 賴 在 歌 手 身 份 愈 久 , 轉 型 步 伐 便 更 慢 。 」
    剩下 來 , 畢 竟 歌 手 萬 千 光 芒 在 一 身 , 這 是 性 格 演 員 永 遠 無 法 相 提 並 論 的 。 蔣 志 光 說 :「 我 會 引 用 波 波 夫 的 名 言 : 『 偶 像 是 虛 幻 的 , 我 是 真 實 的 。 』 」波 波 夫 , 今 屆 奧 運 游 泳 老 將 , 老 驥 伏 櫪 , 志 在 千 里 。
    做演 員 , 蔣 志 光 很 清 楚 自 己 不 夠 靚 仔 的 局 限 。 最 近 在 《 楚 漢 驕 雄 》 演 張 良 , 肥 皂 劇 講楚 漢 相 爭 , 主 線 離 不 開 劉 邦 項 羽 恩 怨 情 仇 , 但 愛 讀 書 的 蔣 志 光 知 道 , 真 正 創 造 這 段歷 史 的 是 運 籌 帷 幄 的 軍 師 張 良 , 只 不 過 退 居 二 線 而 不 起 眼 而 已 。 蔣 志 光 戲 份 不 多 但做 得 很 興 奮 , 因 為 張 良 符 合 他 的 演 員 志 願 — — 做 二 線 王 。
    自 編 自 導 的 夢 , 從 未 淡 忘 過 , 已 到 了 落 筆 寫 劇 本 階 段 , 是 一 部 懸 疑 片 。 他 甚 至 樂 意 不 收 劇 本 費 , 但 打 死 不 願 放 低 尊 嚴 摸 杯 底 搵 老 細 。
    「我 們 沒 有 荷 李 活 的 資 源 , 但 能 不 能 有 荷 李 活 的 道 德 呢 ? 道 德 並 不 虛 無 飄 渺 , 可 以 是很 實 際 的 — — 這 麼 多 外 景 車 , 為 什 麼 不 留 一 部 做 餐 車 ? 道 具 部 什 麼 都 搭 得 出 , 為 什麼 拍 外 景 時 不 搭 個 帳 篷 讓 大 家 抖 抖 涼 ? 就 算 香 港 電 影 最 風 光 的 年 代 , 也 從 未 替 員 工 take care 過 。 老 闆 盡 說 要 做 大 事 , 但 這 麼 簡 單 的 好 事 就 是 未 做 妥 。 」
    難 怪 他 的 路 依 然 漫 長 。

    活 見 證
    蔣志 光 的 固 執 , 由 十 一 年 前 放 棄 做 歌 手 開 始 , 時 間 上 與 他 真
    正 認 識 耶 穌 合 。 他 來 自 基督 教 家 庭 , 父 母 是 那 種 走 難 南 來 靠 教 會 麵 粉 接 濟 而 皈 依 的 教 徒 , 他 也 得 過 且 過 ; 但十 一 年 前 遇 見 異 象 , 整 整 一 天 眼 睛 看 任 何 東 西 都 浮 現 一 個 立 體 透 明 的 「 主 」 字 , 才認 清 誰 是 生 命 的 主 人 。 蔣 志 光 說 : 「 不 用 羨 慕 我 , 只 代 表 我 信 心 不 足 , 神 唯 有 用 這方 法 啟 示 我 。 《 聖 經 》 說 , 未 遇 過 神 蹟 就 信 的 人 , 更 有 福 氣 。 」
    然 而 , 蔣 志光 連 藝 人 之 家 也 絕 少 參 與 。 「 不 去 , 並 不 寂 寞 ; 去 到 才 寂 寞 。 程 序 上 , 大 家 會 歡 迎你 一 輪 , 然 後 已 不 知 講 什 麼 好 , 只 叮 囑 以 後 也 要 來 聚 會 呀 。 如 果 真 是 一 個 家 , 家 人應 不 用 這 般 客 氣 。 」

    不 以 為 然 , 其 實 不 解 也 明 。 蔣 志 光 承 認 自 己 是 圈 中 少 數 的 強 硬 派 , 死 不 肯 開 鏡 上 香 拜 神 。 「 大 家 都 說 , 為 什 麼 不 通 融 遷 就 一 下 求 個 平 安 ? 正 如影 圈 說 , 為 什 麼 不 能 辛 苦 些 暗 啞 底 ? 其 實 這 都 是 簡 單 守 到 的 原 則 。 有 我 蔣 志 光 還 在, 十 幾 年 來 就 是 開 鏡 不 裝 香 照 樣 平 平 安 安 , 十 幾 年 來 就 是 不 靠 人 事 關 係 , 太 太 和 兒子 以 我 的 工 作 為 榮 。 將 來 做 導 演 , 也 希 望 提 供 員 工 較 合 理 的 環 境 。 我 就 是 活 見 證 ,告 訴 後 輩 , 世 界 原 來 還 可 以 這 樣 , 不 要 將 歪 理 當 真 理 。 」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這位耶穌對我挑戰



    我激怒時,他告訴我:寬恕!
    我恐懼時,他告訴我:要勇敢!
    我懷疑時,他對我說:要相信!
    我焦慮時,他對我說:要冷靜!
    我喜歡走我自己的路,他告訴我:來,跟隨我!
    我做我自己的計畫,他告訴我:忘記它們!
    我趨向物質的財富,他說:和它們背道而馳!
    我想要安全感,他說:我絕不給你任何許諾!
    我喜歡過我自己的生活,他說:失去你的生活!
    我相信我是好的,他告訴我:好是不夠的!
    我喜歡成為老闆,他說:服務!
    我喜歡命令別人,他說:服從!
    我喜歡了解,他說:相信!
    我喜歡清楚明白,他用比喻對我說話!
    我喜歡詩意,他用真實對我說話!
    我喜歡寧靜,他喜歡我被打擾!
    我喜歡激動,他說:願你平安!
    我拔出刀劍,他說:放下它!
    我想報復,他說:把另一邊面頰轉過來!
    我談到秩序井然,他說:我已帶來刀劍!
    我選擇憎恨,他說:愛你的仇敵!
    我要播種融洽,他說:我來是為把火投在地上!
    我喜歡成為最大的,他說:要學習像小孩子那樣小!
    我喜歡隱藏,他說:要讓你的光照耀!
    我注視最好的位置,他說:坐到末位去!
    我喜歡被人注意,他說:拴上門在你的內室祈禱!
    不,我不認識這位耶穌。
    他挑動我。他使我困惑。
    他的誡命太多,我寧可去跟隨另一位更明確並且要求少的師傅。
    但我經驗到的幾乎和伯鐸一樣:「我不知除你以外,還有誰永生的話。」

    巴西 SCJ會士Pe.Zezinho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


    Fri Dec 30 19:39:52 AEDT 2011 From /christian

    靈恩運動縱橫談



    (google search) (amazon search)